快捷搜索:  

大汉太后9:臧氏要接女儿回家,王娡不想在农忙时离开金王孙

大汉太后9:臧氏要接女儿回家,王娡不想在农忙时离开金王孙

得知王娡怀孕的消息,臧氏既高兴,又痛苦。高兴的是女儿有了自己的孩子,痛苦的是王娡彻底锁在了那块土地上,有了牵挂,就难以再逃离。

但不管如何,身为母亲,臧氏都必须去看看王娡。

安顿好家里之后,臧氏决定和田蚡一起去。田蚡这孩子,从小和姐姐感情深,人也机灵,让他熟悉了路之后,以后也好做一个跑腿儿的。

听说是要去看望姐姐,田蚡兴奋莫名,一路上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。别看田蚡年纪小,懂的事情还不少,他一直觉得姐夫配不上姐姐。

临近晌午时分,母子二人抵达槐里金王孙家。远远的,臧氏就看到王娡在一个石磨前磨着什么,她忍不住心里来气,怎么能让娡儿做这个呢?她还怀有身孕呢!

田蚡一溜小跑,跑到王娡跟前,伸手抢过石磨:“姐姐,让我来!”

王娡吓了一大跳,这孩子什么时候来的?一抬头,母亲一脸愠色的朝她走来:“谁让你干这个的?是金王孙还是他父亲?他母亲?”

王娡笑道:“母亲,你误会了。是我自己要磨的,不过是磨一些辣椒面。”

“哎呀,我说呢。怎么这么辣!啊切!”田蚡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。

“你放下,小孩子不会弄。”

“姐姐,我不是小孩子了。你看,我力气大着呢。”

说完,田蚡亮出了自己的胳膊,果然有些肌肉,王娡忍不住怜爱的笑了。

臧氏还是有点生气:“你怀着身孕,这种事不要做,对腰不好,气味也太冲了。”

“干娘好。”一个怯怯的小女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是小英。槐里一带喜欢叫嫂子的母亲为干娘,听起来显得亲切。

臧氏的脸色缓和了些:“小英啊,你去把你哥哥叫回来吧。”小英答应一声跑开了。

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金王孙还有他的父亲、母亲全都回来了,个个满头大汗,很明显是跑回来的。臧氏有些过意不去:“让王孙一个人回来就行了,最近挺忙的吧。”

金父忙回道:“是有些忙,今年小麦丰收了,趁着天气好,收小麦呢。王孙,快去镇上称几斤牛肉,打一壶酒,再买点馒头。”金王孙立即跑开了。

金王孙的母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,不太会说话,和臧氏寒暄了几句,就到灶屋里埋头做饭。和金父聊了一阵子,臧氏将王娡拉到内屋,聊起了私房话。

“这几个月,金王孙对你好吗?”

“挺好的。”

“他的家人呢?”

“也挺好的。”

“你还是太老实了,好什么好。你看看你,穿得跟村妇似的,还要自己干活儿。哪还有姑娘家的样子。”

“母亲,我已为人妻,就要有为人妻的样子。村子里的媳妇都要下地干活儿呢,我只是在家里干点家务活。”

“你还怀着孕呢。”

“这才第一个月,不碍事的。母亲,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“金王孙当初说,不让你干活儿。现在呢,他倒好,把你当一个劳力使了。”

“金哥哥从不让我干活儿,这都是我自己要做的。”

“唉,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傻姑娘。”

王娡想了想后说道:“母亲,你知道吗?金哥哥家当初为了聘礼,卖掉了家里的五十亩地,现在请不起长工,全靠他和父亲,每天都很辛苦。作为妻子,我怎能不为他分担一些呢?”

臧氏叹了口气:“都怪母亲,没有为你选一个好婆家。”

“不,我不怪您。金哥哥家里确实不算富裕,但他愿意努力,愿意撑起这个家,每天看着他流汗的样子,我心里就特别踏实。母亲,我们家本来已经陷入了困境,如果不是金哥哥的聘礼,日子恐怕比现在还难。”

臧氏有些激动了:“你到底是不是我女儿?为什么只帮着金王孙说话?”

“我永远都是母亲的女儿,但我也是金王孙的妻子。从嫁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,我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。有时候,我很不明白,母亲为什么始终不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呢?”

“女儿,你要记住,你不是个普通人。以前不是,现在不是,以后也不是。”

“母亲,不管我是什么人,我都是金王孙的妻子,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。”

“我跟金王孙说下,为了你的身体,你还是回娘家住阵子吧,你在这里我实在不放心。”

“母亲,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,我不能离开。即使不能帮金哥哥干活儿,我还可以做饭,晚上陪陪他也好,我不能在这时候离开他。”

“你要气死我了!”臧氏气鼓鼓的道。

“母亲,娡儿,该吃饭了。”金王孙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对于臧氏来说,金家的午饭不算丰盛,但在农村却足够诚意。金王孙特意去镇上买了三斤牛肉,一只烧鸡,还有几个白馒头,金王孙的母亲擀了面条,拿出了家中自制的腊肉和干菜。

不知为何,金王孙总感觉岳母不太高兴,话也特别少。他记得岳母以前是喝酒的,送聘礼的那天,她喝了好几杯,为什么今天一滴不沾呢?是酒不好吗?但是和那天的酒一样啊。

虽然一脑门子的疑问,金王孙却不敢多问,也许是觉得我家里太穷了吧。他低下头,默默的吃着饭。

母亲走后,王娡还是和往常一样,每天早早起床,帮着婆婆做饭;吃过早饭,和小英一起洗衣服,养鸡喂猪;中午时,又和小英一起做饭,然后一起送饭到田里。

每次去田里送饭,看着金王孙和父母亲三人一起在地里挥汗如雨,看着地里的庄稼一天天长大,王娡就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。

也许,这就是生活。平凡,甚至有些艰苦。但家人之间彼此支撑,互相照应,朝着一个方向在努力,这难道不是一个家庭该有的样子吗?

金王孙不会甜言蜜语,也给不了她荣华富贵,但在他眼睛里能看得到尊重,看得到关心,看得到爱护。有夫如此,夫复何求?

新的生命在孕育,王娡的心中也仿佛种下了一粒叫做幸福的种子,她似乎每天都能感受种子在发芽,在抽枝散叶,给了她无穷的力量和信心。

本文是原创历史小说《大汉太后》第一卷第九章,连载中,敬请关注。

Array
大汉太后9:臧氏要接女儿回家,王娡不想在农忙时离开金王孙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